《亚洲梦非梦,而是现实》— ACYD出版负责人Neil Thomas

ACYD Logo (618x358)

英文/English Version

在最近的一篇文章里,Natalie Karam呼吁陆克文从亚洲梦中清醒过来。对于工党和自由党相继提出的亚洲学习支持计划,她质疑亚洲学习在澳洲学生中是否真有如此大的市场?

Karam女士提到教育界需要进行调整以迎接亚洲世纪的到来。但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她本人对于亚洲的陈见。同时她也只字未提亚洲语言。

首先,亚洲学习的市场是摆在眼前的。Bernard Lane在《澳大利亚人报》上写道:第一轮Asiabound(工党的亚洲学习支持计划)申请火爆。已有来自52所学校的3700名学生获得价值106万澳元的奖学金以在亚洲进行各种学科和语言学习。

有人表示,由于申请款项的是学校而不是个人,很难反映出学生的真实积极性。但是即使如此这些款项也会起到激发学生积极性的作用,因为剩余款项将交还政府。另外Asiabound也会投入3百万澳元宣传亚洲学习的好处。我们同时也不能忽略政界领导和金钱刺激对于人们的影响。

她的文章也忽略了澳大利亚和亚洲不断升温的关系。ACYA现有来自20所大学的超过5000名成员,并且得到ANU和DFAT的大力支持。我们的澳中青年对话,澳印青年对话,澳韩青年对话以及澳洲-印尼青年对话都快速发展。

第二,我同意Karam女士所说的,学生的积极性还可以更高。她正确地指出了很多原因,解释”为什么澳洲学生并未充分意识到他们的未来与亚洲的紧密联系“。可是她坚持文化是不可逾越的屏障,且未给出解决方案。

本质上,“亚洲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新鲜有趣的地方,所以一开始就没有这个动力去更多地了解亚洲。”我同意Karam女士的说法,别以为吃吃泰国炒面,躺在海滩上晒晒太阳就是“体验了亚洲”了。Michael Wesley说澳大利亚人是“表面上的国际主义,私底下的岛国心态”,去过很多地方却对其一无所知。问题的关键似乎在于,澳大利亚人对于亚洲了解得实在太少,以至于根本无法意识到到亚洲的有趣和多元化。亚洲的魅力,远不止所谓的“旅游胜地”。

教育是关键。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政界的支持,以及各种推广亚洲学习的项目。我们需要让澳大利亚人了解到,亚洲是一个值得探索充满活力的地区,而不仅仅是一个便利的度假地点。

“亚洲和澳大利亚参与亚洲”这一全国性的课程优先计划也是非常积极的一步。

第三,有一点Karam女士没有提到,而这也是在我看来,澳大利亚学生似乎对于亚洲学习不是很上心的主要原因,那就是亚洲语言。就她的文章和相关资料看来,Karam女士本人不说任何亚洲语言。而就我的经验,语言是一切的关键。人们总是习惯说自己的母语,特别是在自己国家。Karam女士说在亚洲的生活比起度假天差地别,根本没有所谓的学生生活,这是大错特错。不是没有,只是人家交流用的是自己的母语。

文章还说亚洲学生很难接近。但是其实在文化和社会差异的外表下,我们有很多相似的东西。关键在于要交流。

我并不是说不会亚洲语言去亚洲学习就毫无疑义,我想说的是这是很值得考虑的。就是澳洲人也不太会邀请一个不会说英语的人去酒吧喝酒看球赛。语言和文化紧密相连,在澳大利亚在亚洲都是一样。

虽然我的专业是法律和政治学,我也修中文课。尽管我的中文不流利,坚持和当地人交流,看看中文新闻也使我交到了不少朋友,找到了工作,并且越来越能够融入到中国社会。

Asiabound和 New Colombo Plan是值得鼓励的项目,要想鼓励更多的澳洲学生去亚洲接受高等教育。而我认为更好的方法是在中小学普及亚洲语言教学。这样从根本上培养的学生本身对于亚洲学习的兴趣。

当然也是可以在大学学语言,但是效果没有从小学那么好。目前这一前景还很难说。根据政府部门2010年的报告,亚洲语言教学普及度大幅缩水,只有5%的学校教授中文。澳大利亚应该参照维多利亚州政府的语言学习计划。

懂得亚洲语言和文化有助于丰富我们的社会生活,加强我们在本地区的参与,并且加强和亚洲经济体的合作。语言才是真正的优势。

总而言之,说亚洲学习遇冷是毫无根据的。亚洲并不是我们的黄粱美梦,而是美丽新世界。